她的高贵身份是他们心心念念要斩除的根源

作者: admin 分类: 新火官网 发布时间: 2018-09-11 08:42
 
    下十章预览:...竟,金佐恩最好看的就是他的鼻子,要是他的鼻子给毁掉了,那整个人就算是毁了,不说那些女影迷会不会伤心,就说公司的老总就绝对不会答应的,他这么做不是完全违背了老总的意愿么? 仅仅是为了报仇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这也太不值得了吧? “金泰,你不要劝我了,你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行了,老板那里我会解释的!”看到自己的经纪人紧皱的眉头,金佐恩再一次开口说道,在自己完成那位少爷的任务之前,他还是不能够得罪现在的老板的! “好吧,一下飞机,我立马就召集记者召开发布会,不过你最好速度最好快一点,......
 
    本章提要    【.】“叶潇,萧峰已经被占古休带走了,不在我们的手中!”李雄峰一把抢过了电话,直接开口说道,他知道,这个时候,欺骗,或者拖延时间,都是极其不明智的,最好的方式就是将事实告诉叶潇,让他明白,萧峰已经不在他们的手中!
 
    他就算是杀了李梦麟也没用!
 
    此时,在电话的另一头,叶潇正坐在一辆巨大的悍马车上,开车的是巨人卡奴,副驾驶座坐着性感的莎尔娜,叶潇坐在后面,神情惊恐的李梦麟正坐在他的旁边!
 
    “你的意思是你们不能够放掉萧峰?”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,叶潇冷冷说着!
 
    “我说了,萧峰已经被占古休带走了,现在我们也没办法联系上他,你就算杀了李梦麟也没用!”李雄峰再一次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道,这家伙,怎么就一天都听不懂人话呢?
 
    “那好吧,反正都没用,那我就杀了他吧,停车!”叶潇说着,直接挂断了电话!
 
    “喂,喂……”电话那头,李雄峰几乎要气得跳起来,这个小王八蛋,他怎么就这样?
 
    而电话这头的卡奴却是一脚踩在刹车上,直接将悍马车停在了路边,这个时候,悍马车已经来到了郊区,旁边就是一处丛林,叶潇一把拧起李梦麟,就这么跳了下去!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李梦麟刚才可就是在车上清楚的听到了叶潇和自己爷爷的通话,如今眼见叶潇那冰冷的眼神,心中一阵恐惧,他不会是真的要杀了自己吧?
 
    “你说我要做什么?”看到李梦麟那恐惧的脸色,叶潇冷笑一声,然后将他整个人扔在了草坪上,连带他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!
 
    卡奴也从汽车上跳了下来,不过只是靠在汽车边上,掏出了一支大雪茄,慢悠悠的点燃,而一旁的莎尔娜则根本没有下车的意思,就这么坐在那里,同样掏出了一支香烟,抽了起来!
 
    “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啊,你不能杀我啊!求求你不要杀我啊!”看到叶潇那冰冷的目光,李梦麟真的怀疑他会直接杀了自己,当下直接吓得哭了起来,不停的求饶!
 
    “要怪就只能够怪你的那个大伯吧!他千不该,万不该绑走我的兄弟!”叶潇冷冷说着,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了讥讽的神色,身为李家的嫡系,竟然是这样一个怕死的脓包,怪不得李家这些年一年不如一年!
 
    说话的同时,叶潇更是掏出了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鹰,慢慢的对准了李梦麟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李梦麟的电话再一次响起,李梦麟仿佛恶狗扑食一般的扑上前去一把接通了电话,他知道,这应该是自己的爷爷打来的,只有自己的爷爷才会救他!
 
    “爷爷,救我!”李梦麟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对着电话号哭道!他可不想死啊,他真的不想死啊!
 
    “废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八百一十七章 底牌
 
    【全文字阅读.】金陵园,李雄峰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他的秘书,不过当走到院门口的时候,李雄峰还是压住了心中的火气,很是礼貌的对站在门口的警卫员说道!
 
    “这位同志,麻烦你通报下老首长,就说李雄峰求见!”不管怎么说,里面所居住的那一位都是华夏国最有权势的老人,李雄峰可不敢真的造次!
 
    “老首长说了,若是李将军前来,直接进去就好!”谁知道李雄峰客气,警卫员更客气,直接让开了大门!
 
    李雄峰一愣,难道老首长知道自己要来?不过还是道了一声谢后就走了进去,至于他的秘书,却是留在了外面,金陵园,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进入的!
 
    走在金陵园中,李雄峰心里一阵忐忑,他实在不明白老首长怎么想的?难道说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来是为了质问叶潇?所以提前给自己一点果子吃,好让这件事就此作罢?若是这样,自己打死也不能够答应,麒儿死了,现在麟儿估计也没了,这种仇恨,自己怎能够容忍?不管老首长如何的袒护那小子,都必须要一个交代!
 
    坚定了心中的决心,李雄峰走进了老首长的住所,此时,老首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微笑着看着走进来的他!
 
    “雄风同志,你来了,请坐!”看到李雄峰进来,老首长虽然没有起身相迎,但却微笑着说道,还主动邀请李雄峰坐下,这让李雄峰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!
 
    自从李家的老爷子去了之后,他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了,不过想到对方很可能是为了叶潇说话,李雄峰又压抑住心中的这份兴奋,坐在了老首长的对面!
 
    “老首长,其实我这一次来是有事情像您汇报?”朝着为自己送上清茶的秘书点头道谢后,李雄峰直接开口道!
 
    “汇报?是汇报叶潇伤你孙儿的事情?”老首长的眉头皱了皱,开口道!
 
    李雄峰一愣,老首长果然知道了,看来他真的是打算为叶潇说情啊,当下,李雄峰整理了下心中的念头,鼓起勇气说道:“是的,老首长,叶潇这人虽然为国立过功劳,可是他先害林无情,又害了梦麒,现在连梦麟都被他给杀了,这样的凶徒,您不能不管啊!”
 
    听到李雄峰的阐述,老首长的眉头皱了皱,并没有马上说话,看到老首长的表情,李雄峰心里更是一阵打鼓,都到了这种程度,难道你还要包庇他不成?
 
    “老首长,家有家规,国有国法,您一直教导我们,王子犯法庶民同罪,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,叶潇……”
 
    “人人平等?”不等李雄峰说完,老首长已经直接打断了他!
 
    “是的,法律面前就应该人人平等!”尽管不明白老首长为什么会突然打断自己,但李雄峰还是开口说道!
 
    “你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,真的能够做到人人平等吗”老首长的语气微微重了重,话语之中竟然说不出的无奈啊!
 
    他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,一直都是以身作则,可是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一个个都以身作则,要是这些豪门望族,真的能够做到人人平等,自己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削弱这些豪门望族的实力?这还不是为了给那些寒门出生的人多一些机会吗?
 
    当然,老首长也明白,倒掉了一个豪门,会有另一个豪门崛起,但很多事情却明知道不可能成功,还得必须去做!至少,可以让华夏国的权力掌握在更多人的手中,而不仅仅是那几个大家族!
 
    被老首长这么一问,李雄峰反而一阵语塞,这些年来,包括李家在内的这些大族子弟,哪一个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,只要不是涉及到其他大家族的利益,即便是他们的子弟杀了一些人,还不是继续逍遥于法外!
 
   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那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,就算是强大如老首长,也不可能真的将这句话实现!
 
    “雄风,你爸爸去了多少年了?”看到李雄峰的沉默,老首长忽然开口问道!
 
    李雄峰一愣,老首长怎么忽然问起自己父亲的事情来?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:“十五年了!”
 
    “是啊,十五年了,当年我们一起扛着枪打小鬼子的时候何曾想过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,雄风,你父亲是我们几个中最好强的一个人,也是最骄傲的一个人,你有了他的傲气,却没有他的傲骨,你让我很失望啊!”老首长摇摇叹息着!
 
    “老首长,我……”李雄峰这是糊涂了,自己这次来是和老首长汇报关于叶潇的事情,怎么扯着扯着就扯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上,还怎么就让你失望了?
 
    至于什么傲气很傲骨,这东西有用么?如今李家远不如昔,就算自己再有傲骨又如何?
 
    可是他还没有说完,再一次被老首长打断!
 
    “你听听这是什么!”老首长说着,按了一下茶几上的一个手机,李雄峰这才发现,那手机很是眼熟,竟然是自己孙儿的!
 
    “你必须相信我,占古休是大胡子的人,除了我,没有人能够让大胡子放了萧峰!”
 
    “当年是我们李家人救了大胡子一命,他欠我一个人情!”
 
    手机里,传来了李雄峰那强压住愤怒的声音,听到这样的声音,李雄峰的脸色彻底的变了!
 
    “雄风,你没有想到吧,现在的手机,还有录音这个功能,当年和你父亲一起打鬼子的时候,何曾想过时代会进不到这样的地步?”看到李雄峰变得惨白一片的脸色,老首长喃喃说着,话语之中却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!
 
    李雄峰是他战友的后人,可以说,他是看着李雄峰长大的,可是现在,自己战友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,竟然做出了这等同于叛国的事情,饶是老首长心神坚定,也有些痛惜不已,要是其他的事情,老首长也许会看在战友的面子上放李家一马,可是大胡子当年的所作所为可是比叛国罪还要严重,而李家当年竟然放走了大胡子这个罪孽,这样的罪责,怎能够包庇?
 
    即便眼前的这人是自己战友的后人,即便他位高上将军衔,可是这样的罪状也不能够不管!
 
    老首长很痛心,可是他却无可奈何!
 
    “刘叔,救我!”李雄峰彻底的崩溃了,这一刻的他再也没有刚才的咄咄逼人,更没有刚才的理直气壮,七十多岁的人了,就好似一个小孩子一样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老首长的面前,那样子,就好似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!
 
    可是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事情是不能错的,一旦错了,那将再也没有办法改正,老首长的眼中隐隐有着泪花在闪动,轻轻的朝后招了招手,戴着银黑色面具的灵帝自房间中走看出来……
 
    李雄峰的眼神一阵涣散,他知道,自己完了,李家,也完了……
 
    那些人,气死了她的外祖母,谋杀了她的亲兄弟,践踏了她的爱情,连她唯一的生机也要被他们亲手扼杀…
 
    因为她轻信了狼子野心的继母和妹妹;
 
    因为她误信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妄言;
 
    因为,她的高贵身份是他们心心念念要斩除的根源…
 
    葬身江水之时,欧阳暖一字一句、咬牙切齿:“日月在上、鬼神在下,欧阳暖死得冤枉,来生化为厉鬼,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
 
    再
 
    《妾本庶出》
 
    末代蜀山掌门云墨,以一种足以载入穿越者史册的
    “兀那和尚,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么?什么,你是来请猴子当救兵的?”
 
    “这世界这么破,也好意叫洪荒啊!”
 
    穿越了?! 竟变成南阳王的正妃! 还是个不得宠的正妃!
 
    南阳府中,侧妃掌权,小妾横行霸道,一个个的都飞上了天!正妃之位,在偌大的南阳府中,竟然只是个看着好看的位置!
 
    她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可南阳王的美妾们一个个的挤着上门抢着被她玩弄鼓掌之间!
 
    这可不能怪她,生活太无聊,总有人喜欢当她生活的调剂品,谁让她这人向来喜欢助人为乐呢!
 
    而且,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,唉,盛情难却,……只能勉勉强强的将她们当做小蚂蚁一个个的踩着玩吧!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